鄭炳南隨筆 (不定期雜記)

(所見、所聞、所讀、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之後所記)


現代化是人人認為,手機按鍵越來越少、螢幕越來越大。結果是思考越來越少。(雜記)


戴口罩對預防新型肺炎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但直到今天,在這個新型肺炎席捲全球,奪走數以十幾萬計生命的時候,歐美還是有驚人比例的人拒絕戴口罩。
什麼原因?
唯一的原因是來自他們根生蒂固的種族歧視。他們固執地堅持和認為,戴口罩是東方人的特徵,是亞洲人的一種文化。注意文化這個詞。如果戴口罩了,就意味著屈服了亞洲文化,給異教徒磕頭了。改旗易幟對他們來說與叩頭和殺頭沒啥區別。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這麼抵觸和抗拒戴口罩的最深層的原因。

戴口罩還是不戴口罩,不是小事,是一個涉及到億萬人的死生,和一個國家的醫療系統乃至經濟等等的大問題。他們上至精英下至白丁尚且如此的抵觸,現在有一個異域國家,一個異域文化,在可見的未來,即將超越甚至取代它,他們可能會接受嗎?沒門。

中國真的追上來了。不管某些香港人願不願意承認,我看世間大概已經達到了換旗易幟的拼刺刀階段了。

不管是中黑還是紅粉,大家如果誠實一點,都會不約而同的得出一個結論,中國全面趕超就是未來幾年的事。而且這種趕超,不僅僅是量上的,更為可怕的是,是質的。其實都是一回事,只要數量上佔據優勢,那麼品質上肯定會拿冠軍。

基辛格曾在訪談中說,「我們美國人在談判中有以己度人的傾向,把我們的標準應用到對手身上。我們喜歡提前做出讓步以示誠意,但外交事務中沒人會為已經到手的好處付費。」──真是頗有些務實外交宗師的風采呢!
我說這又是西方精英的另一句迷惑世人的誑言,基辛格和當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及所有西方精英不一樣嗎?事實在在證明,他們從心底裡是另一句:「雙贏就是中國贏兩次」。不是嗎?有機會我會把歷來中美談判的若干核心過程,列出來給大家看,誰有以己度人的心態?!

所以現在無論中美關係如何惡化,惡化到什麼程度,都不會讓人感覺意外。相反,如果美國放任自己被中國趕超而一點事都沒做,那才是奇怪和反常的。不少人從出生、教育已活在洗腦氛圍中,熱愛美國,熱愛西方文化是正常的。但是熱愛也好,仇恨中國也罷,都不是說謊的理由。無論從那個角度評估,都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這一次,美國真的力不從心,不行了。中國甚至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專心致志地搞自己的內政,四両撥千斤應付西方的挑釁,幾年之內就定能乾坤轉動。

所以,中國最大的利益不是面子,不是價值觀,甚至不是領土完整,而是這一輪經濟技術發展不能被打斷。否則就再沒有機會了。

西方人知道這點,中國人也明白這點。現在中美的爭執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中國南方又大水連連,加上疫情等等,在這個時候,習近平去吉林玉米地考察!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能揭示中國一副姜太公釣魚的情狀了。網上有人說中國怕了,中國這個,中國那個,只要看看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發言,對美國二號首長蓬佩奧等等人的肆無忌憚地攻擊諷刺等等,清晰地表明中方其實根本不鳥美國。

民主最大的好處就是資本當道,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資本在控制而已,從媒體到政客無非都是資本控制的玩意兒。所以當然要民主了,民主帶來的最大好處就是可控性,一個人的思維和行動帶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當一個制度屬於非民主的情況下,某個人的意志和行為會帶來很大的不可控因素,這就是為什麼資本要堅持推行民主了,民主不是為了自由,而是為了可控。反正媒體都是要靠錢吃飯的,一兩個自由意志的記者、名人或作家翻不起多大的浪,再說有教育把關洗腦,從小到大的潛移默化,就更加能夠鞏固資本的統治,誰不聽話就讓他下去。
另外過多的討論民主以後過得好不好意義不大,本來西方推銷給這些國家的時候也沒想他們過得好,最簡單道理就是生產總值是相對固定的,一直在變化的是分配方式而已,既然西方要過的好,那些被推銷的國家怎麼會過的好呢?以前是用刀槍,後來用貿易,現在推銷民主用資本和洗腦就掠奪了。

我不覺得民主本質上和集權統治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無非一個是資本統治,一個是人的統治,從統治角度來說,任何措施和手段都是為了鞏固統治的穩定。所以無論是何種制度,目的是繼續統治下去,而不是民生。民生之所以會好起來,或者說給弱者保護,是因為需要鞏固統治而實施一些手段。這些手段的目的是為了鞏固統治,民生得到維護提高,這只是一個副產品。
是以任何制度在不同時候都是在追求一種平衡性而已,本來統治和被統治,就是矛盾雙方,只要達到一種平衡那麼就可以共存的關係,如果失去平衡,那麼就要被推翻。當然這是說那些核心的民主國家,比如G7,後面被推銷被民主的國家本來就是一個陰謀,推銷這些民主的目的就是為了搞垮別人的國家,好讓別人淪為自己的奴隸而已,所以根本談不上什麼維護平衡了。

不管是中黑還是紅粉,大家如果誠實一點,都會不約而同的得出一個結論,中國全面趕超就是未來幾年的事。而且這種趕超,不僅僅是量上的,更為可怕的是,是質的。其實都是一回事,只要數量上佔據優勢,那麼品質上肯定會拿冠軍。

這裡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領導力等於權力,領導了一次之後,第二次在別的領域就不會太突兀,久而久之,歐美的道德至高點就沒有了,同時控制全球的權力權威性就會受到挑戰甚至推翻。而歐美至今還是在享受全球殖民的紅利,如果自己的道德高地失守會造成本身價值觀的崩塌,皮不之存後,極可能面臨全球對殖民的清算。這就不再是一點錢的事情了,關係到全球資源配置和話語權,直接影響歐洲人和歐洲裔的方方面面,大量甚至全部源自歐洲的部落會陷入困境和絕境。

猶太人很聰明,抓住最近十幾年的視窗把一些事情做實、坐實,否則猶太人會再次被滅國,再次被全球圍剿。有時候觀察猶太人可以看到西方世界的變動。

(待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