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南隨筆 (不定期雜記)

(所見、所聞、所讀、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之後所記)

想把Windom XP改為 Windom10,必須擺脫多年使用的輸入法。這段日子嘗盡苦衷,這叫臨老學吹打,自討苦吃。新輸入法對我是難上加難,二千字隨筆要幾個星期才完成。

 
看看人家溫家寶,還笑眯眯地裝孫子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真有意思!

有人說,特朗普可以解脫煩惱的最簡單路只有自殺,我的判斷是與某名人分析的一樣“自殺首先要有廉恥,特朗普自殺的概率和溫家寶自殺概率都是零。南韓盧武鉉那小子就不行了,人家一說貪腐,他就從青瓦台跳下去了……看看人家溫家寶,還笑眯眯地裝孫子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真有意思!
 
又有人說要抓特朗普,我說這一鋪啊,是三根手指捉田螺,十拿九穩!誰敢幹誰還能當歷史英雄。但美國有此種人物嗎?我讀美國歷史,找不到。
 
再有人分析,美國是法治社會,一切要依法辦事,要有證據,不是說抓就抓,還寫了上千字解釋。我看後幾乎笑得透不過氣。美國佬一百多年來,要打誰就打誰,要侵略誰就侵略誰,任何條約都可單方面撕毀,只有要人家遵守他的法律,那有他遵守法律?這位作家中毒太深,沒法救了。
 
你們看香港那些反中人士,不少人平常的腳趾頭恨不得翹到天上去,臨到事上,一、二句話就給嚇跑了。真是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廢物,哈哈哈!
 
我覺得香港所以會淪落到今天境地,因為上頭有太多「沒原則的濫好人,救狼的東郭,給蛇取暖的農夫,是非不分的糊塗蟲,不可救藥的廢物和軟蛋」……還有暗中出賣香港賺美金的傢伙。你看那個拍片上電視,吹自己今天擦屁眼節省了一張廁紙的局長,面對“又一城”商場被暴徒砸爛所有東西,要停業兩個月;銀行被燒;路上紅綠燈全被砸破,城市亂成一片,損失以幾十億計……他局長貴人連環保的臭屁都不敢放一個……我想人人都看到一大群當官的不作為情景,但幾百萬廢物和軟蛋們只會指責警察,幸虧還有敢作敢當的鄧炳強局長和手下是真英雄,撐着天不塌下來。所以我說2020年是不可理喻年份。重寫了歷史,撕開了這層自誇自擂幾十年的畫皮!!!
 
讀歷史,像香港在2020年這樣的高官、財閥、廢柴在歷史書中見得多了。他(她)們悲天憫人的要政府放過這些打砸搶暴徒,卻不理睬幾百萬市民和小商戶的苦難。我想,因為他們為「總覺得自己高尚,又想再要些好處。想佔便宜,又放不下架子,想當婊子圖個爽,又捨不得心裡的道德牌坊。」所以財閥們看不到升斗市民苦難,而高官們「做起事來黏黏糊糊,瞻前顧後,我想他們最後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叫心高而智短,才淺而德薄,行事無狀,處事無方,馭下無術,治港無能,群臣各懷異志,結黨營私」。如果凡事背後沒有中央作個決定,必敗無疑。
 
 
馬克吐溫的《競選州長》這個諷刺文章中說的,一個“聲望很好”的人,當觸及政治的時候,就變成了“你的忠實的朋友——從前是個正派人,可是現在馬克-吐溫成為了偽證犯、小偷、盜屍犯、酒瘋子、舞弊分子和訛詐專家的馬克-吐溫。

再抄個美國笑話:
甲走過海旁,看見乙想跳海自殺。甲:先生,生命是如此的美好。為什麼要自殺呢?你是喜歡遊戲還是喜歡體育?
乙:我喜歡體育。
甲:足球?籃球?排球?羽毛球?斯洛克?
乙:籃球。
甲:FIBA還是NBA?
乙:NBA。
甲:我也是NBA球迷!你喜歡東部還是西部?
乙:西部!
甲:太好啦!我也是西部球迷,你喜歡哪支球隊?
乙:洛杉磯湖人。
甲: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喜歡科比還是魔術師?
乙:我喜歡詹姆斯。
甲沖着乙的屁股一腳把他踢進海裡:【去死吧!異端!】

“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會變成“黨同伐異”,不斷強調自己的特殊性,把不同愛好、不同認知的,都打成“異端”,“開除X籍”。
有人說,如今的美國騷亂,正是來自於長期以來的“身份政治”,把所有人分化成各種各樣的小團體,給他們更多的身份認同,比如“黑人”、“拉丁裔”、“華裔”、“同性戀”、“女權”、“無性別者”…….那麼人民就不可能擁有共識,擁有共同感情,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小圈子裡自娛自樂,說着只有“自己人”才能聽懂的話,發表着“自己人”才能認同的言論,而外面都是“異端”,咫尺之內盡為敵國。香港也如此了。

 
有朋友在網上說,“我小的時候老師曾經對我說:“你們將來長大了就會知道,中國人都是窩裡鬥的,不像人家美國人。中國人是:你好,我就不讓你好;人家美國人是,你好,我比你更好。你們長大了要做‘你好,我比你更好’的那類人,千萬不要窩裡鬥。”那時候我深以為老師說的都是對的。
 
但是華為、抖音的事件一出來,我發現確實不是那麼回事兒。明顯就是華為、抖音比美國任何一家公司幹的都好了,到美國比不過的時候,就一定要把他們用卑劣的手段打下去。這種卑鄙的行為下流得讓人驚訝。
 
朋友說,如果由我來決策,那麼國家的策略就是大力發展華為和抖音這樣的企業。越是被美國封的,中國政府就應該更加保護!例如位元組跳動、華為、中興。美國打擊他們,正說明他們的重要性。美國人是卑鄙,不是傻,孰重孰輕這點美國人還是比較清楚的。哪個好?哪個不好?哪個重要?哪個不重要?他們看的挺清楚。
 
美國禁止晶片賣給華為,他的目的並不是不做晶片買賣了,而是希望他的措施一出來,中國的那些公司以及中國政府全都跪地求饒,說:“哎呀,美國爺爺呀,你不給我晶片怎麼行啊?沒有晶片,我們都活不了啊!”最後美國佬高興的落個人情說:“既然你這麼求我,說明你們確實不如我。即然你們明白了,那就賣給你吧!但是這是有條件的!品質不見得好,可是價格一定最高!我還要派黨代表去你的公司監督。你要發高薪給他,他們即時向我彙報。”中國人馬上就說:“哎呀,這些小條件還用說嗎?你早說呀,我們肯定按這個做了。掙的錢大頭交你。技術上絕不敢超過你們。”這是美國人希望的。
 
但是事實是否能如此呢?我們可以從我們知道的中美交往的歷史來看看美國這一目的是否能夠達到?
 
早在二戰結束以後,美國就想利用國民黨壓制中國共產黨的軍隊。他們向國民黨提供了當年世界上最先進的殺人武器,希望用這些美式裝備能把中國共產黨打得頭破血流,滿地找牙。結果呢,反倒是使用美式裝備的軍隊被打的抱頭鼠竄,滿地找牙。
 
代理不行了,美國人自己親自出馬,接着美國又發動了朝鮮戰爭。麥克亞瑟都打到中國鴨綠江邊上來了,他的目的無疑是接着進攻中國。如果中國擋不住的話,他們就繼續往前走。結果事實呢,他根本就走不動,讓志願軍打的只恨爹娘少給兩條腿。
 
在這之後,美國又利用臺灣對中國進行騷擾,包括P2V、包括U2,還有無人機,不斷的進犯大陸中國。P2V是夜間偵察機,專門鑽山溝子,很難打。美國人認為中國打不下來,結果給打下來了。U2覺得自己飛得高,很難打,結果又給打下來了。
 
美國人至此他們所設想的都跟自己的得出來的結論相反。但是他們仍然不接受教訓。期待着有那麼一天,他的美夢能夠實現。像一個賭徒,這把輸了沒關係,下把賭注翻倍!‘萬一贏了不就全撈回來了嗎!’逼迫收購抖音;斷供華為都是出於這樣一個美好的夢想:萬一我這一招徹底打敗中國了呢?!
 
現在在回到制裁華為這上邊來:不知特朗普有沒有計算一下,因為現在的晶片市場很大。如果他制裁成功了,那當然好,華為像中興一樣交罰款,接受黨代表;但是一旦制裁不了,整個市場逼着中國開發出了自己的晶片工藝。那個時候美國將面臨巨大的困境,它沒有市場了!市場是中國的,你的晶片再便宜也沒人買!因為那是有政治條件的!華為的前車之鑒在那擺着!
 
這些特朗普和龐比奧肯定不是沒有想到,而是不願意面對現實,‘萬一國民黨勝了呢!萬一志願軍敗了呢!萬一華為、抖音都是軟骨頭呢!’
 
中國人也不是沒有幻想,但起碼我認為,華為就希望自己馬上開發出自己的晶片生產的體系。如果有了人民和政府的幫助,我覺得這個日子不遠了。所以中國人的責任就在幫助華為和抖音更加壯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