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南隨筆 (不定期雜記)

(所見、所聞、所讀、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之後所記)

我們的信仰是先賢文化崇拜

最近幾年,困擾於電腦輸入法和世局的變化,只怪自己心無定力,意志不堅,一拖再拖。希望今年內能完成,必竟人生易老天難老!
 
人曰七十古來稀,
我過七十猶逞能。
破局謀略守鍵盤,
一鼓作氣弓滿弦?
 
 
很多中國人其實不知道,我們的信仰是先賢文化崇拜,這種文化是通過我們的文化從小就開始了……例如我一直不知道,笨鳥先飛,人定勝天,君子自強不息,書山有路勤為徑,這些理念是從什麼時候成了我的座右銘……其實絕大部分的中國人都和我一樣,會從我們自己的文化中,找到符合自己理念的東西,並銘記奉行……這是其他國家遙不可及的夢,誰讓他們沒有自己的璀璨文化底蘊呢……
 
阿拉伯人祖先就是砍出來的江山。這一點完全不像中國人,是守出來的江山。
歷史告訴我們,阿拉伯文化一開始就是誰有錢就搶誰的搶劫路子,它不同於後來其他國家中,被強迫皈依的穆斯林群眾。
 
朋友告訴我,在法國,自由是分大嘴小嘴的。有本事你嘴大,喊聲大,沒本事你就嘴小,無法發聲。無論是政府官員,還是地方百姓。
在法國,那張破嘴就是生活的旗幟。 嘴大就地位特別高,像我這種懶得理他們的含蓄派,在他們看來就是無理派,屬於純正的loser。 當然了,你要是奮起懟了她們,當然了必須用嘴,她們也是服氣的,還會給你送讚揚……表達自己就是碎嘴那麼一說,沒惡意。 這種行為,在儒家內斂盛行的漢地,被稱為:賤。
我想,當下些配合着政治風向,專門撿軟柿子捏,肆意出版侮辱他人的言論算作自由的話,所有死傷,只能叫做江湖恩怨,冤冤相報罷了。
 
朋友又說,薩特一輩子最出名的段子不是獲獎,而是他在杜伊勒裡花園的白色石凳上對伏波娃說:“咱倆啪啪啪是必然的,而我和其他人啪啪啪是偶然的。”
很多大陸學者把這句話翻譯成了:必然愛情和偶然愛情。
但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他的話被美化了,
根據後來伏波娃用法語交待:薩特說的是性愛,就是啪啪啪。
她寫出了著名的作品 【第二性】,
還傻bb說道:“
« On ne naît pas femme : on le devient »  娘們兒不是天生的,是後來的。”
ps:我覺得她似乎是針對着莎士比亞的句子:女人天生是懦弱的。
錢鍾書描繪的法國人:“法國人的思想是有名的清楚,他們的文章也明白乾淨,但是他們的做事,無不混亂、骯髒、喧嘩”
薩特甚至寫信給伏波娃,描述了自己在外地剛上了一個毛多的顏色不粉嫩的女人,而且嘲笑這女人能把舌頭伸進他的扁桃體。
世上的鬼,薩特的嘴。都是騙人的。
薩特嗝屁以後,伏波娃浪蕩小半生,說死後也不要再走近薩特,
結果,他倆被政府強行合葬了。
 
 
讀史觀世,看這幾年站出來表演的若干商賈,真非良善之輩。就像在香港,不少拿着中共和香港的本錢,作着自家的生意,幹着反中、反共的勾當,有事盡說些酸話、怪話、混帳話!胳膊肘兒盡往外拐!朋友問他們這都在幹什麼?我答之這種道貌岸然,狡詐奸猾,唯利是圖,貪得無厭,口口聲聲取之有道,為了自家生意不被黑暴人物打砸燒,竟公開呼籲警方和政府,應給予一幫無法無天無知無畏的狂徒,在放火燒無辜者之後一個機會。這種道貌岸然之徒,活着除了吃喝拉撒,真是又狠又壞,陰險奸詐!頭頂生瘡,腳底流膿,貪得無厭,口口聲聲取之有道的偽富豪,堪稱國之蠹蟲。所以有道是富生仁義,饑才起盜心,我說他們跟打家劫舍傢伙一樣壞透了,有什麼不同?正所謂烏鴉落在豬身上,誰也別說誰黑,沒一個好鳥!”
 
我看不論你是在香港、九龍還是新界,所有非官富二代的中、底層香港人,當今年代如果你想發大財,想大富大貴,出人頭地,就只有兩條路可選:
穿上黑衫褲搞新型黑社會;
2,搞政治。別無他選!
 
 
法西斯就是強盜主義,強盜邏輯是其方法,信仰崇拜是其手段。
 
信奉強盜邏輯即為法西斯,表現是極端強調強者的利益,強權就是真理。
為什麼說“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是一個法西斯信條。因為它極端強調了強者的利益,居然達到了神聖的高度。
 
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國王又怎麼從僧侶、教皇手中拿走政權的呢?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奴隸們又怎樣從奴隸主的“財產”,變成了“人”了呢?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人民又怎樣從國王的“率土之濱”,奪回自己的土地的呢?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歐洲等國又如何能成立工黨、社會黨,削減資本家的剝削和壓迫呢?
 
顯然,人類政治歷史上所有的重大革命性進步,都是建立在對“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否定之上。
 
然而沒想到這條荒謬的命題,居然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流行起來了。這就充分說明,無論美國等的政體結構是怎樣的,它們的意識形態卻仍然浸泡在法西斯主義的海洋之中。
 
任何東西,一擺到神聖的地位,就意味着錯誤,而且是很大的錯誤。
 
事實上,統治者的財產,是可以侵犯的。因為他們的財富,往往建立在無恥欺詐、非法侵略、殘酷剝削和壓迫的基礎上。那人民的財富就不可以侵犯了嗎?通常是不應該侵犯,但如果一個人犯罪了,恐怕財產也可能會被沒收。
 
 
習近平給人的感覺也是笨笨的。我覺得他的存在正好給中國湊齊三個聖人。孔子是儒家創始人,王陽明提出知行合一,曾國藩再修身方面努力做到知行合一,建立軍隊的時候始終如一,貫穿思想品德教育。他們都沒有王權,所以沒有辦法把知行合一的儒家思想貫穿下去。這就是幾千年來中國儒家思想,施行卻不徹底主因。習近平正好有王權,可以把它貫徹下去,如果百姓都可以努力去做到知行合一,那麼太平盛世也就為期不遠了。習近平這半個聖人應該當之無愧。
 
人的性格智商在很大層面上都是天生的。拿下棋來說,有的人腦子不轉都可以往後想好幾步,有的人你指着棋盤告訴他有哪幾步可能性,他也不一定聽的進去。鄧小平橋牌玩的轉,他正好趕上美國要拉攏中國,順水推舟將計就計,創造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時代感極強的名詞。大環境有利於你的時候,可以盡情地花拳繡腿展示功夫。習近平趕上美國想拉攏俄羅斯遏制中國的時代,他沒啥花花腸子,但是認死理,敢死磕,所以當得起國家的屏障,社稷的藩籬這個評價。大環境不太有利的時候,需要強大的內心,得定的住。像胡耀邦腦子太活套就容易找捷徑,找機會,可惜當前的局勢沒有捷徑可以走,必須硬啃才能拿得下。
 
習近平比曾國藩有優勢的地方,是他有王權,不用看慈禧太后的臉色。天下大勢變化多端,腦子慢一些,動作緩一些,碰巧遇上神助攻也算良機。我覺得習近平需要的不是膽子,他就能看兩步棋,穩紮穩打,你非要給他看了五步棋之後的膽量,那就糟了。
 
 
胡耀邦是一個拍腦袋想當然的人,大的顛覆當年既定的民族政策方針,遺害至今。小的提倡吃用麵粉穿西裝,擾亂民俗。—— 是否還有人記得?那些年頭,習慣吃用大米的南方城市,被半強制性的安排吃用麵粉(據說是進口麵粉),單位飯堂規定每週吃兩次饅頭。西裝,無論城鄉,無論什麼職業,一律西裝。那年單位統一訂做的西裝,個人出35元人民幣一套,那樣的價錢質地,能穿麼?當年的街景:騎自行車販賣蔬菜的農民,工地裡的建築工人,都穿着一身西裝。
 
客問人生意義,我答之從消極角度思,人死如燈滅,無論生前如何地位尊崇,權傾天下,又或者如何的千嬌百媚,芳華絕代,死後都只是一具冰涼的屍體。生前的一切都再沒有任何意義,只剩下黑暗、冰冷、漫長沒有盡頭的死亡……
 
但人生就是因為有目標、有理想,才能感到活得有勁,有意義。那些到嚥下最後一口氣前還在讀書、思想,為下代,為將來世界的得失擔憂的偉人,才活得有意思。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