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搜尋


 

(排名以筆劃序)

●「鄭炳南先生的小說……通過震慄、驚險的小說故事……從社會現象中揭露內中真締……欲知真相,不妨一讀。」
──王方(作家、《成報》退休編輯)

●「推理小說的佈局,出人意表的發展,文學表達的技巧,鄭炳南的小說絕不會令你失望。但這只是一半,另一半是借小說的情節月旦政治人物,社會事件和西方文化的霸道、偽善,這才是一般小說所欠缺的。能反映時代的文學,才是有真正生命的文學!
──王岸然(大學講師)

●「鄭炳南的小說之所以極具震撼力,除了謀篇佈局的巧妙外,乃因他能以機敏透徹的洞察力緊切時弊,透析人生。故無論寫哪個界別的人物都有情有性,寫甚麼人像甚麼人,因而人物個性栩栩如生,躍然紙上,令讀者在字裡行間看到了文學的真情。這是鄭炳南小說的一大特點,由此可見他的功力之深厚。
鄭炳南又是一個大情大性、愛憎分明的作家,他對世情的論析,深中肯綮。故他的作品無論藝術性和思想性都達到了較高的層次,讀來發人深省,令人沉吟再三。」
──朱道忠(作家、音樂家)

●「西方人用他們的法制,『縮須彌為芥子』以愚弄六百萬香港人。作者通過小說,盼望喜歡思考的讀者,看到他們『玩天下於股掌』的真相。
──甘豐穗(作家、前《華僑日報》編輯)

●「鄭炳南先生的小說結構嚴密,情節生動,故事曲折離奇,人物刻劃具立體感,營造氣氛不錯,可讀性甚高。」
──李遠榮(作家)

●「鄭炳南的推理小說,用純文字筆法去舖陳曲折的情節,勾勒人物的性格,並非易為,鄭氏卻能駕馭如意,不著痕跡,這是我讀推理小說以來,最大的發現。」
──沈西城(作家)

●「政治是甚麼東西?《叛徒》作者以刪節號作答案。其實……人間的政治史,便是人之為人,勇毅而無悔的記錄。」
──吳萱人(自由撰述人)

●「……內容引起我對現代社會的思索……作者眼光如炬,時有警句……」
──林洵(作家)

●「鄭炳南的小說善於營造氣氛,控制讀者的情緒,提高讀者的思考及知覺能力。」
──林蔭(香港作家協會副主席)

●「……人物與情節均活生生地存在我們所處的現實環境中,鄭炳南能夠以現實主義手法創造出令人疑幻疑真,奇峰突出的效果,令讀者能享受得到推理小說所帶來的強大滿足感外,強烈的共鳴感更是其他地方的推理小說所難得的發省。」
──周凡夫(藝評人)


●「如果作者閱歷不深厚,思考不慎密,想象力不豐富,筆鋒不細緻,觸角不敏銳,涉獵不廣博,怎也寫不出此等如此精采的一系列小說。令人無限滿足和欣賞。接下來的愛情小說,如何令人耳目一新,絕對是一個引頸期待。」
──周震東(製片經理)

●「鄭炳南的驚險推理小說,極具電影感,有荷里活大片的格局,以香港大舞台作藍本,勾劃出爾虞我詐、玩弄權術現實……」
──青谷彥(作家)

●「故事曲折奇情,高潮迭起。」
──春華(作家、前《深星日報》編輯)

●「鄭炳南的寫實推理小說,並非一味追求驚險顫慄;在多變奇妙的情節裡,透露作者的正義,和分明的愛憎。」
──海辛(作家)

●「對鄭炳南先生的一系列的推理小說,展現的特色和疑真疑幻的內容,其中的人物、樣貌、品格、行為、動作的描摹,我想,眾多的讀者與我都有同感,致以掌聲和讚語。
他創作的每一本小說,無論長、短、中篇都非常用心用功,堅持毅力,深藏爆炸的功能,導向社會各層面的震憾性。
往往被他渲染的人物、場景、章回、情節等都顯得繁複而精密,故事的『過去式』和『現在式』的手法解釋,宛如剝了殼的雞蛋,潤滑圓融、晶瑩剔透,確具異常的功力,尤其是有關章節的分類縷述,游移跌宕場景氛圍的舖陳,已臻至一個完美的階段。
每令讀者捧讀他的小說的時候,常存觸電的感覺,以致腦電波的思維即有所激發蠕動而不受控,左穿右插、尋尋覓覓而無法平息,偶一開卷,就像癮君子戀上毒品一樣追下去,以竟完篇。
我在此鄭重聲明,鄭炳南的小說不是毒品,卻是純正的、卓越的、藝術性的推理小說。」
──紅葉(香港作家聯會理事)

●「故事中的人物生動活潑,有血有肉,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情節驚險,絲絲扣人心弦,不失為一部具有藝術性和故事性的推理小說,值得一讀。
──孫滌靈(作家)

●「作品展示了香港回歸前錯綜複雜的社會狀況,表現了作者深邃的洞察力和高超的藝術造詣,也洋溢著作者對自己民族的深厚感情和殷切期望,讀了令人激動而振奮。」
──黃宜弘(香港立法會議員)


●「全書具備了推理小說的基本條件:機巧的構思,懸疑的佈局,震撼的情節,迷惑的情景,善惡的界定與對真理的表揚;同時把推理小說提升至更高層面,表現出歷史感、社會性與文學味;而書中對人性的剖解,人情的剖白,又是人生的剖明。」
──黃康顯(香港大學高級讀師)

●「文筆流暢,人物語言富性格化。頗精於營造環境氣氛,令人擊節讚嘆。作者的小說為「純香港」化的小說,並非如一般人可貶低的「快餐文化」。我相信隨著作者對人物故事的老到駕馭,必能成一大家。
──紫丁(作家、詩人、《大公報》副刊編輯)

●「故事通過『震慄』,揭破『社會』的曲折離奇,情節通過『驚險』,啟迪『人性』的深層思考。
──鄭炯堅(大專哲學教授)

●「……將香港的社會真實巧妙演釋為偵探推理小說,此乃鄭炳南驚險推理小說之一大特色。妙得很!」
──蕭玉寒(武俠作家)

●「推理小說最基本的原理是把岔路插入正路之中,……作者深明此理,運用法理阻力和財勢阻力扼守主路。……作品氣魄很大,其中警句之多,令人拍案叫絕,不能以一般偵探小說看待。」
──慕容羽軍(作家)

●「……願意思考的讀者,確實可以得到緊張激烈情節之外的收穫。」
──蘭心(作家)


 

Powered by Smart-Inf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