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搜尋


 

●除了文學,道忠又是音樂的人,是位演奏家,並創作過多種極有品味的民族器樂曲。他的文學道路是從音樂開始的,從以詩入樂到以樂興文。用他的話來說,「我著文時總是拌和著旋律和色彩去思索;作曲和演奏時總是移情於詩文和畫面而進行。在我的文藝創作過程中,每進入藝術層次境界都是在視聽相通,形音相融的情形下曼衍的。可以說,文學,是我的『音像思維』的顯影液;音樂,是我的『形象思維』的催生劑。
- 暨南大學教授 饒芄子

●道忠的作品有一種歷史感,他把人物的命運與社會歷史緊密聯繫在一起,使得作品有了一定的歷史審美意蘊。他的小說情節哀婉曲折,起伏跌宕;結構安排有如中國古典小說的章回體式,環環相扣;詞句的調動也頗得中國古典詩詞的韻味,濃而不艷,柔中有剛。 他的文學作品也像音樂般顯得空靈而悠遠,能夠在視覺上給讀者提供想像的空間。
- 暨南園 一九九七秋

●道忠對人物性格的刻劃是細膩的,因而作品中每個人物都是獨特的。
- 華中師範大學教授 黃曼君

●有一種旋律進行過程中,慢板和快板交匯的那種時而欲言又止,時而傾心吐肺的感覺。更給人一種時空的跨躍和定格、視野的恢弘和收束俱奔眼底的錯愕,從而引起我們的沉思。他追求的也是一種「淡雅,平和,充實、清爽」﹝道忠語﹞的生活。道忠的文化內蘊無論在文藝理論、文藝創作和文藝表演方面都有較高造就。「以詩入樂,以樂興文」;「積極進取,隨遇而安」。道忠的自況表明他對文品、人品的重視。
- 一九九八年元月十晚於香港中文大學雅禮賓館昆棟樓

●「作品表述很唯美,無論從語言的運用和人物的塑造,都追求一種理想性的完美。 你對人外貌的形容及性格的描述都有一種唯美的詩一樣的味道;很富節奏性。你對環境和景物的描寫也是一樣。你喜歡的人物所在的環境與他們周圍的景物也是那麼充滿理想的完美,這篇作品,與其說是小說不如說是一幅畫,而且是一幅中國畫。飛白式的文字結構在樂感式的節奏中留出許多令人想像回味的空間,使它完整,使它好看。有一定的可讀性。 傳統古老的中國文化意識與西方正統的封建意識的融合,那種追求情感中體現出的傷感氣息和追求人格中體現出崇高意味,是許多作家所沒有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對感情的表述永遠是傷感的,因為它在中國文化中是一隻籠中的小鳥,永遠無法自由飛翔的。而西方人對主體意識的理會又使香港文化中的情感懮傷多了一份任性和判逆道。你的作品中就有這種精神。
- 祝紅(教授) 朱道忠《重逢》藝術談 文藝通信

●朱道忠的小說將音樂、繪畫與小說、影視等敘事文學熔為一體,表現了很高的境界和純熟的藝術協調能力。正由於表演、創作和理論熔為一體、他才能如此游刃有餘地寫出這樣富有思想和藝術特色的作品來。
- 黃海晴﹝文藝評論員﹞評長篇小說《長逢》
香港文匯報一九九八年六月廿八日

●《長逢》這本書中的小說《旋律》和戲劇《胭脂》,故事情節曲折起伏、峰迴路轉,引人入勝,而主人公的悲歡離合的人生歷程,也能引起讀者對人生的慨嘆各思考。
- 紀修﹝作家﹞ 澳門日報

●最令我難忘以至「五月不絕」的,是朱道忠演奏的《藍花花敘事曲》。朱道忠的演奏,時而仙露明珠,時而光風霽月,時而淙淙流水,時而山洪爆發,恰到好處地表現了藍花花的抗爭精神和悲[慘命運,令人扼腕。
- 匯川 文匯報一九九九年八月廿九日

 

Powered by Smart-Inf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