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搜尋


  ●「關慧靈的文筆的確秀麗,情節暢然自不必提,只是那詩化的字句穿插於每一篇、每一節之中,已是令我震驚──一個「香港出產」的文學創作者,文筆如此可人,倒是第一次見到。」
- 吳越﹝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新晚報》﹞

●「除了敏於觀察,擅於發揮人物特寫身份的性格、時代背景的特殊意義、細節外,作者﹝關慧靈﹞更採用強烈的色調去描揮人物的造型、舉止,促使各個故事的佈局愈顥詭異神秘。
- 施木秋﹝一九九四年一月十六日《文匯報》﹞

●「作者在〈殺惜〉中意識流技巧的運用很純熟,用報章上的報道、廣告,點出事件重點,並引領讀者任入三十年代的上海,也進入主角那思想愈加紊亂,甚至幻覺與現實逐漸糾纏不清的世界裡,令讀者感受到一層緊接一層的壓迫感,最後主角動了殺機,故事高潮在情節環相扣、步步進迫中爆發。」
- 玲玲﹝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三日《香港商報》﹞

●「作者用很浪漫的背景去烘托整故事•••二百多年歷史的豪華古宅,十八世紀古鍵琴樂曲,塞納河畔華燈初上,法國波旁王朝遺臣孽子的無奈,都令整本書﹝《愛在燈火闌珊處》﹞添上浪漫的迷霧。」
- ﹝一九九四年三月七日《香港商報》﹞

●「書﹝《亂世梨花逐水流》﹞中人物先後從二十人代至七十年代末相繼出場,演繹各自在不同的動盪時代裡匪夷所思的遭遇•••其中以•••龍與太雛的離合緣盡故事最細膩感 人,教人讀起來有點看武俠小說的緊湊痛快感覺。」
- 友海﹝大九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大公報》﹞

●「沒想到關衛寧原來是個這麼會說故事的姑娘,也沒想到,她竟把伊莉莎伯患抑鬱病早逝的母親,寫成不但是才情雙容顏動人,還曾打家劫舍,在大漠荒原佔山為王,離奇的竟還是位雌雄同體,又能生孩子•••書﹝《亂世梨花逐水流》﹞中有關大漠大寨的幾章,有浪漫,有緊張,很能顯出作者想像及筆下功力,抗戰前的舊日上海,也被她寫得似模似樣。」
- 韋妮﹝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星島日報》﹞

●「關衛寧新著《亂世梨花逐水流》•••巧妙地運用民間關於鳳的傳說而構思出三段生死戀的淒美傳奇,抓住了鳳的雙重特徵,製造出迷離效果,震人心弦。」
- 蘭心﹝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新晚報》﹞

●「全書﹝《歌聲離我遠去》﹞主線是三個男人的兩段關係•••意識流,是書中相當注重的寫作技巧,除了穿插歌劇之外,主角的委屈,憂鬱、慘遭蹂躪後的情感崩潰,都用意識流的思路交錯而成,手法含蓄而省練。」
-﹝一九九七年八月三日《明報》﹞

●「作者巧妙地將現實人生與舞台角色結合在一起,產生了撲朔迷離,疑幻疑真的效果,令作品﹝《歌聲離我遠去》﹞蒙上一片神秘的面紗•••作品中充滿濃厚象徵主義情調,將文字、音樂、戲劇共冶一爐,著眼於藝術形式的互借•••令作品呈現多姿多采的意象,豐富了作品的內涵與深度。」
- 蘭心﹝一九九七年十月八《港人日報》﹞

 

Powered by Smart-Info Ltd.